你当前的位置:首页>年底前惠州至少完成42个老旧小区“惠民空间”微改造

年底前惠州至少完成42个老旧小区“惠民空间”微改造

来 源 : 惠州市房地产业协会 作 者 : admin 点 击 : 87 次

今年,惠州市大力推动老旧小区“惠民空间”微改造,从4月开始,改变在糖厂三号小区悄然发生:第一次有社工走进小区倾听民声,第一次街坊邻里聚在一起为小区改造提意见,第一次成立起公共设施维护小队……作为今年20个市级“惠民空间”改造点之一,在社工专业人才支撑下,社会资金扶持下,经过听民声、集民智,小区破败的公共空间将焕然一新。

今年底前,惠州市将至少完成42个老旧小区“惠民空间”改造项目。未来,随着“三社联动”机制的完善,一个个“惠民空间”将成为社区治理的平台,成为惠州探索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最佳注脚。

问民意

培养社区参与意识

“小区里没有路灯,晚上黑灯瞎火的很危险。”“增加一些健身设施,大家可以简单活动下。”“改造不要占用停车位。”……在糖厂三号小区的大榕树下,“惠民空间”微改造的第一场协调会如期举行。居民聚在一起共同讨论对公共空间改造的需求。这样共商共议的景象在小区里还是头一次。

糖厂三号小区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是原惠阳糖厂的宿舍片区。光阴荏苒三十载,留下来的大多是当年糖厂的职工及家属,抑或早年购买商品房的住户。

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惠州2020年“惠民空间”微改造项目终于启动,大批社工走街串巷开展前期调研。惠州致和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的两名社工负责糖厂三号小区。

“改不改?改什么?怎么改?”社区微改造的决定权交给居民,社工要通过问卷调查、住户访谈、组织协调会等方式,引导居民真正参与进来。

“多亏了社区骨干给我们带路,第一天的调研才这么顺利。”在进入糖厂三号小区调研前,社工郑瑞銮利用过去的社区服务资源,找到了小区里的志愿者曾建芳。在曾建芳的介绍下,社工又联系到了小区的楼长王文(化名),前期调研工作省了不少力。

社工口中的“社区骨干”曾建芳是糖厂20多年的老住户,前些年为了照顾孩子在家做全职妈妈。由于空闲时间多,她常带小孩参加社区志愿活动,认识了很多街坊邻居。而王文在辖区政府单位工作,群众基础好,又热心小区里的大小事,便担任楼长服务本楼居民。

在社区骨干的牵线搭桥下,社工与居民间逐渐建立起信任感。在社工和社区骨干带动下,越来越多居民参与到社区事务中来。王文介绍,原本物业公司从糖厂三号小区退出后,居民为了解决化粪池下水管道疏通问题,每栋楼都建了一个业主群用来收取分摊费用。“现在,群里不仅会征询空间改造的意见、公示改造效果图,还开始讨论起像停车位规划这样的小区旧疾。”

就这样,经过反复的调研、沟通、协调,在社工和社区居委会的引导下,小区热心人挖掘出来了,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积极性提高了,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奠定了基础。

聚民力

培育社区社会组织

9月末,今年的“惠民空间”改造计划终于尘埃落定,各个微改造项目陆续动工。按计划,糖厂三号小区将在11月中下旬动工。

“惠民空间”将为这个30年历史的糖厂小区带来什么?这令150多户居民翘首以盼的未来,从麦地社区麦迪新村“惠民空间”中或许可见一斑。

麦迪新村“惠民空间”是惠州市首个老旧小区微改造项目,在去年国庆前夕建成投用。对居民来说,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小区公园的焕然一新:泥土地铺上了青石板地砖,草坪树木变得规整,文体休闲设施变多了,老人小孩户外活动都有了好去处。

有了活动空间,邻里间才能有更多互动。改造前,小区冷冷清清的,只有舞蹈队会在公园角落里的水泥地上跳跳舞;如今,小区的人气旺起来了,每天放学下班后非常热闹。“舞蹈队的人数翻了一倍,原来只有二三十人,今年一下增加到60人。”小区舞蹈队的负责人曾老师说。

空间改造只是第一步,关键是如何利用空间,让“陌生人社区”变成“熟人社区”。

为此,今年2月,麦地社区开始设立“三社联动”服务站,由惠州惠民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社工提供服务。“进驻这段时间,社工广泛开展社区活动,维护管理惠民空间,并在日常工作中培育社区社会组织。”该三社联动服务站主任王孟丹介绍。

9月开始,为增强社区居民对“惠民空间”的了解,维护公共空间的资源,社工服务站组织开展“惠民空间”资源探索小组。“小组共分为5节,每节招募12名青少年,孩子通过认识并绘制空间里的公共设施资源,最终制定出空间的使用规范。”王孟丹说,这些使用规范将被制作成牌匾,张贴在“惠民空间”内。

为了维护好来之不易的公共空间,社工还在小区里培育起第一个准社区社会组织——麦迪新村志愿服务队。“这些志愿者部分来自小区里的舞蹈队、足球队,另一部分是平时发现的热心居民。”每个月,小区志愿者都会定期打扫“惠民空间”,清理草坪杂物,监督不文明行为。

社会组织是“三社联动”的载体,社区社会组织发展起来了,社区治理水平才能提升。惠州市民政局局长刘巧慧曾公开强调,与传统的老旧小区改造不同,“惠民空间”微改造归根结蒂是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

“利用社区现有的有限空间,因地制宜、见缝插针地进行微提升,打造兼具公益性、主题性、文化性、群众性的惠民空间,整合多方资源和优势,完善‘三社联动’体制机制,搭建社区治理平台。”刘巧慧说。

解民忧

搭建社区治理平台

在“惠民空间”微改造过程中,许多居民积极提出意见建议,渴望在政府的引导下解决积累已久的问题。

“像下角片区的老旧小区大多都存在设施设备老旧、物业管理缺失、老人出行就医不便、没有安装管道燃气、加装电梯矛盾多这些问题……”作为社区骨干,王文也感到无可奈何,认为是目前居民自治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惠民空间”搭建起来的社区治理平台,有没有可能通过“三社联动”推动老旧小区固有矛盾的解决?麦迪新村“惠民空间”做出了尝试。7月的一天晚上,从小足球场飞出来的足球险些砸到老人,进一步引发了足球队和舞蹈队关于足球场使用权限的矛盾。“舞蹈队人多,球场场地大,适合跳舞;足球队的孩子觉得球场就应该用来踢足球。”小区内部不同社区社会组织的利益摩擦该如何调和?

王孟丹邀请社区居委会以及居民代表召开小范围协调会。协调会就舞蹈队和足球队的使用时间达成一致:白天踢足球,晚上跳广场舞。王孟丹很欣慰邻里摩擦及时被化解,避免进一步激化社区矛盾。

小摩擦能解决,大矛盾也可以化解。大多数受访社工相信,通过“三社联动”机制,链接各方资源,老旧小区的矛盾可以逐渐被解决。

龙湖阁小区居民争议的加装电梯问题,是许多老旧小区的矛盾集中点。目前,社工介入解决加装电梯问题,已经有诸多可供借鉴的成熟经验。“社工主要需要解决的就是装不装电梯问题。”叶素丹说,可以成立不同的居民小组负责后续的财务管理、沟通联络以及监督监管,社工可有效地引导推动。

然而,问题是龙湖阁小区所在的桃子园社区尚未覆盖“三社联动”服务站点。而且,在今年市级负责的20个“惠民空间”改造点中,只有3个小区所在社区设立“三社联动”服务站。没有阵地,“三社联动”无从谈起,更别提进一步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水平了。

根据《惠州市民政局关于推进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三社联动”的行动方案》,到2020年,惠州将力争实现以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社工站为主的“三社联动”服务平台全覆盖。目前,“三社联动”的覆盖面以及长效性仍不够理想,这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新时期基层社会治理的进一步创新和发展。

“‘惠民空间’改造是一个让居民可以参与小区建设发展的过程。”惠州市社会工作者协会“惠民空间”项目督导陈燕玲认为,居民以此为契机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来是一个好的开始。

■对话

惠州市民政局副局长赖书杨:

探索社区自我造血 实现“三社联动”长效发展

按照今年惠州市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年底前全市至少将完成42个“惠民空间”的微改造,让老社区旧貌换新颜,让群众从身边细节的变化,真切体会城市品质的提升。

惠州为什么要实施“惠民空间”改造项目?与一般老旧社区改造有何不同?就相关问题,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惠州市民政局分管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的副局长赖书杨。

南方日报:市民政局为什么大力推动“惠民空间”微改造项目?

赖书杨:“惠民空间”微改造项目的出发点,实质上是为了探索惠州市社区治理的新模式。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全国各地都在探索社区治理创新,我们希望通过“惠民空间”探索出一条符合惠州实际的有效可行的社区治理新模式。

随着城市化发展,社区越来越像“陌生人社会”。这种情况下,邻里间的小摩擦容易升级成大矛盾。“惠民空间”可以为居民提供一个交流互动的平台,进一步增加邻里和谐,提高基层社会治理水平。由于老旧社区固有矛盾较多,活动空间狭小,“惠民空间”改造项目特别关照老旧小区。

南方日报:“惠民空间”改造与一般的老旧小区改造有何不同?

赖书杨:以往的老旧小区改造重在设施设备的改善,“惠民空间”改造主要是为了探索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惠民空间”微改造的路径是社工负责前期调研形成改造方案,利用社会募集的资金进行改造。改造后,利用“三社联动”机制,把更多资源、服务、管理放到社区,整合多方资源,发挥各方优势,搭建社区治理平台,从而探索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南方日报:经过一年多的实践,“惠民空间”微改造过程中存在哪些难题?未来计划如何解决?

赖书杨:为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惠民空间”改造在“三社联动”服务的精准性以及长效性方面有待加强。

在今年“惠民空间”改造完成后,所有涉及社区必须设立“三社联动”服务平台,并实现社工服务的长期连续购买。各个社区可以探索成立社区基金,实现自我造血,利用社会资金购买社工服务,减少财政压力。

明年,市级层面将会把关注点从公共空间改造转移到“三社联动”上,重点探索如何利用“三社联动”机制,将“惠民空间”打造成社区治理平台,创新社会治理模式。此外,我们将继续高标准打造麦迪新村“惠民空间”,争取入选明年的广东省社区治理示范点。

■数读

惠州市“惠民空间”微改造事迹

2019年,惠州市“惠民空间”微改造项目2个示范点落成启用,分别为麦迪新村“惠民空间”和南面小区“惠民空间”。

2019年12月,惠州举行“惠民空间”城市老旧社区微改造项目公益慈善夜活动,现场募集社会资金超1000万元。

2020年,惠州市计划改造“惠民空间”82个。其中,市级负责20个,惠城区负责50个,其他县区各负责2个。

2020年,惠州市级“惠民空间”改造项目预计投入资金1000万元,将惠及及居民10013户共36173人。